黄色视频更多
成人色图更多
激情文学更多
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» 强暴小说

难忘那一个雪夜的女友柔情

很久没在这里写些长点的文字了。忙是一方面,而年增岁长,那些激情与冲动似乎也越来越少了。但去年冬天的那个风雪之夜,却一直深深印在脑海里——带着历久弥深的柔情、欢愉、满足,也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与哀伤。 在故事开始之前,我还想告诉各位的是,这是一段真实的经历。色欲的满足固然重要,也是一切的源动力,但其间一个情字却更加可珍。今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忆起,时常弥漫在心田里的,总是那颦笑之间的柔媚、你侬我侬的缱绻、眼波流转的娇羞、倾心相谈的欢愉,以及转身陌路的忧伤,人生在世的无奈,肉欲的宣泄反倒退居其次了。所以,喜欢孔武蛮霸、直奔云雨的可以绕道了。 那是去年冬天的一个周六,夫人带着孩子参加单位活动去远郊泡温泉了,我有事在市内加了半天班。不料午间飘起数年来最大的一场雪,半晌功夫便有尺余厚。道路受阻,她们自然会不来了,也乐得住一晚,继续享受雪中露天温泉的情致。我忙完手头的事,晚上便有些空落落的。平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里上班伺候老板,下班围着妻女转,偶得此暇,怎能不有些蠢蠢欲动。 此时雪也住了,出得门来,冷冽的空气格外清新。几乎是下意识地,便来到本市最大的一个舞厅。这种场所,相信坛子里的人都知道,多数的城市也都有,以前是极盛的。有些乌烟瘴气的感觉,号称“穷鬼乐园”。但贵在人多、自由、随意,用现在的话说是接地气,置身其中没有压力,完全放松。也常有些年轻的店员姑娘下班后混迹其间,运气好的话能遇到一两个极品。不过近几年来,陪舞小姐的质量下降得厉害。坦率地说,我内心对此地早已失望,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不曾来了。但这个“穷鬼乐园”确实又有一番令人欲罢不能的魔力,仿佛总有一丝丝的希望存在,疏阔久了竟撩拨得人心痒痒的。 这次,我却出乎意料地没有感到失望。也许是来的时间恰到好处,也许是自己的眼光、品味已然变化,居然觉得还有些能看得过去的姑娘。有一个穿着黑色t恤、牛仔裤的高个女孩,性感十足,凹凸有致,颇令人心动。但我的目光,最终还是停留在一个中等身高、模样清秀的女孩子身上了。说来真是没出息,不管我多么向往身材高挑、丰乳肥臀的女人,真在一堆女人中选择时,我永远还是会挑选长相最漂亮、最清纯有气质的那一个,而决不是奶子最大的。 说说今天的女主角吧。这女孩穿着淡黄色的蝙蝠衫,画着淡淡的精致的妆容,模样很是清纯、秀气。下巴微微上翘,笑的时候露出两个小酒窝,眉宇之间颇有点杨钰莹式的甜美。除了双手不很纤细,在这样的地方,几乎可以说是极品了。我毫不犹豫叫了她去跳舞。一曲未毕,就带进了里面的包房。最难得的是,这个1994年出生的19岁的女孩,还很会聊天,或者说我们俩人真的很投缘,居然不知不觉就聊了两个小时。 梳理一下大概的情形吧,她叫茜,邻省人,父亲在钢铁厂当工人,母亲做小生意。她刚从这座城市一所中专毕业,学习平面设计和舞蹈——我在她的ip4s上看到了穿着校服的毕业合照。她说做过很多工作,在装修公司做过设计;在保险公司做过客服;后来接触了夜场,在酒吧做过公主;在夜总会坐过台,但是因为喝酒太多了受不了——虽然有的客人出手挺大方,但是不喝酒绝对不行。后来她接触了舞厅,觉得也挺好,自由,关键是没人逼着喝酒。她说除了在这里跳舞,每天上午还在附近一家培训学校学琴,弹琵琶,是她姐姐逼她学的。 也许是穿着衬衫、外表斯文的我,在这个“民工乐园”显得有些特别的缘故吧。总之,茜这个夜晚的聊兴特别浓。她说讨厌男生搭讪,说昨天晚上下班有个人搭讪把她吓个半死,今天在家乐福看书也有个人过来搭讪。我看了她的微信,今天真的发有一张图,是一匹后退立着的马,下面是个鸡蛋,写的是“讨厌总在大街上搭讪的男人,立马滚蛋”,把我乐得不行。 她读书的中专其实就在我当年念的大学附近,她说起我们学校的学生如何变态,说在那边念书的时候时常被搭讪,宿舍的姐妹们发现有大学男生拿望远镜看她们,特别生气。有一个研究生也一直追求她,现在北京,前不久还来看她,一起吃饭,但是她不喜欢这个人。还有一个小老板,一直动员她去他的公司上班,当文秘,她觉得人家有企图,没敢去。在十八九岁的少女时代,对待如苍蝇般飞来飞去的地男人,内心是会有些抵触的。 我同她讲了男人的心理,讲人类的进化,甚至引用了潘军的话和纳什的故事,她也仔细地聆听着。这是个特别善解人意的姑娘,她几乎滔滔不绝,不假思索,毫无保留地讲出来。也许这些信息都是假的,但我还是宁愿相信一切都是真的。我当然也讲了很多,包括一些成长中的经历和感悟,甚至没有说半句假话。我们互留了手机号码,互加了微信。这是我结束单身生活以来,第一次在这种场合留下电话,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名字。想来真是不可思议。 当然,我到这样的地方来,肯定不是为了找人谈心的。如果仅是为了聊天,现实生活中的美女已经不少了。在她说有一天早上醒来,姐姐说:“给我亲一口,让我稀罕稀罕你”,还摸了她的胸,給她恶心得不行的时候。我捧起了她的头,在她耳边轻轻吹气说:“我也要稀罕稀罕你”。我亲吻了她的小小的鲜嫩的唇,甚至耍赖说:“我要法式的深情的吻”。她当然是推阻,躲避,但在后来的一段时间内,借机狎昵已成了我的主要的努力方向。樱唇是亲上了许多次,也有触到她的湿滑的舌,带着一股少女的淡淡的甘甜。 后来,双手就不停地试着从前从后往衣服里探,但是她推阻得比较厉害。最大的成果,就是有一次握到了大半只胸脯,捏到乳头,她“嘤”地叫了一声。她应该是b罩杯,蜜桃型,很翘挺。她胸前戴了一条细细的链子,我拿起吊坠说,很漂亮。她说,这个才十几块钱,怎么你们都说漂亮。我说,那看戴在谁身上,是真的漂亮。又坏笑着说,还有一个原因你知道吗?她问,什么?“因为拿起这个吊坠的时候可以稍带碰下这里啊”,说着伸手进去再次盈握了那酥胸,她笑得花枝乱颤,扑倒在我怀里:“你这个人呀!”。 也有时我装作色迷迷的样子,俯身从她领间去窥那内里春光。她便也掀起我的衣领往里瞅,还从外面隔着衬衫摸,说:“你的乳头大不大,不大嘛”。我说,你都摸我了,我也要摸你,借势过去,把她顶在墙角,吻她。也许是聊得太投机了,也许我本来就是害羞的,不好意思,也不忍心过于轻薄。其间也有抱她坐在我腿上,但这样她的头部比较高,反倒更不易亲近。 再后来不知不觉两小时就过去了。进来前她说1小时100元,给了她500元。她有些惊讶,眼波流转间似乎带着些感动,两人很有些依依不舍的意思。她说了很多话,甚至还说起洗衣服的事,说贴身的衣服一定要自己洗等等,有种小女孩的无邪的可爱。走时,她捧着我的脸,柔声地说要多穿点,外面太冷;又说以后有空来看她,不一定就来这里,看看电影什么的也挺好。虽然天真,但令人感受到真切的柔情。我虽不缺乏柔情,只求色相,但亦十分受用。 分开后穿了衣服在不远处看她,还没人叫她跳舞——大概她这样的卖相在民工堆里并不受欢迎。出门后发了条短信给她:“忙上了吗?”“没有呀”。这时已经十点多了,忽有一种特别怜惜之感,又有种今宵一别怕再难见的心痛。 忍不住再发短信:“天太冷了,请你吃宵夜吧”。 她回:“不饿呢,太晚了,会胖的。” “那我送你回去吧” “不用,我再待一会儿就走了”。 在街角的屋檐下呆立着,她又来了条短信:“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这感觉,哪里是萍水相逢的男女。 我也动情地回了句:“这么宁静的寒冷的雪夜,要是继续能和你聊聊天,抱抱你,亲亲你的小酒窝,那就太美好了!” “你会写诗啊?呵呵”,她回。 思忖良久,终于下了决心说:“不放心你,我在门外等你,不管多晚,送你回去!” 她回了句:“你啊你”。 不久她出现在门口,换上了牛仔裤、长筒靴,衬托出纤细的腰肢和翘挺的屁股,轻盈中又显出几分英挺。上身是白色的羽绒服,一头飘逸的直发,笑靥如花,愈显得青春逼人,充满了阳光和活力。那一霎那,我想到了我的大学时代,在女生宿舍楼下等待心女友的情景。离开了舞厅里那暧昧的环境,一时也略略有些生分。而我的内心,一个念头冒出来并越来越清晰、越来越坚定。就是在这个寒冷的夜晚,要紧紧地抓住她,一定不能让这个可爱的精灵溜走。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。这个夜晚的话题、氛围一直都沿着近似恋爱的暧昧路线往下走,一时难以转换,我更怕自己的唐突吓到她,以至于再无机会。“送你回去啊”,我说,又貌似不经意地问:“你自己住吗?”。于是知道她住在不远处的一个公寓,跟三个女孩合租的,内心略略有些失望。雪后的街道并不特别寒冷,时而风吹过,地上、树上的雪花扬起,漫天飞舞。 两人相拥着,漫无目的前行,偶尔用手捂她的耳朵,一时沉默。再后来我贴着她的耳朵说:“挺舍不得你的,要不,找个地方坐坐,喝点什么,或者看场电影也行?”“这么晚了还有电影啊?”“有的,还有通宵的呢”,我一阵狂喜,停下来拦一辆车,去了最近的一家电影院。看电影的过程就不详述了,如果再絮叨个没完,估计这篇文章是不适合发在sis了。两人相拥着,就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,亦未再造次。影片比较一般,也许的确是太晚了,到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就趴在她怀里睡着了。 电影结束时,我睁开眼,发现她也刚醒,睡眼惺忪,脸颊带着一丝少女的绯红。我说:“都困成这样了,找个地方休息吧”。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未说话。也许是刚睡醒没反应过来的缘故吧。生恐有变,急急拉起她的手,直奔马路对面的一家四星酒店。到门口的时候,她略有些迟疑,扯着手不肯走,垂头低声问:“是要来这里啊?”我坚定地说:“是啊,他家环境还不错,你来过吗?”她说:“没有啊”,又抬头定定地望向我:“那你不许欺负我!”“放心吧”我连不迭地答应。“那我们拉钩”“拉钩!”慌忙四指相抵。指尖的温暖传来,而我的内心,却只有兴奋、激动,只有期待。既已来之,便由不得你了。 她跟在我身后进的房间。随着“咔塔”一声房门落锁,还未插上取电卡,便转身回来,顶了她在门上去亲。她大概还没来得及反应,带着一丝惊吓和恐惧,连说“不要”,下意识地偏过头去。可惜第二个“不”字只说了一半,双唇便被堵上。我的上身贴着她的胸脯,双手环绕抱她,她尽力挣扎、扭动,空间狭小,躲无可躲;银牙紧咬,但怎抵得过舌尖锲而不舍的探索,稍一松懈,舌头便顶了进去,触到那湿滑、香甜的小舌,她的唇齿之间的防线一时大溃。一番淋漓尽致的香吻,她的身子渐渐软下来。喘息的间隙,贴着她耳朵说:“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,我要你做我的女人”。在接连的缠绵热吻中,又腾出双手去脱掉她的羽绒服,右手隔着薄薄的羊毛衫,揉搓起她的左胸。小茜此时已有些意乱情迷,加上屋子里地热很足,外衣未脱,香汗淋漓,脸颊潮红,盈躯婉转,娇喘切切。 很快又脱掉了她的毛衫,我的外套也已解除,自不须絮语。来不及解扣子,双手便从胸罩的下沿伸进去,终于握住了那对小兔子般的椒乳。小乳头早已生生硬起,再也忍不住,将那胸罩直接推上,一对小鸽子便脱了出来,在幽暗的房间里泛着白光。微微俯身,嘴巴含上了那硬挺的小葡萄。小茜“啊”了一声,明显地感觉身体直了,向我这边听来,头则微微扬着,樱口微张,胸脯起伏,娇喘连连。我一手捧着一只乳房揉捏,口含着另一只,或舔、或吸、或大口咬了小半个乳房。十九岁少女的乳房真是太美了,如雨后的新笋,如温润的脂玉,又似活泼温顺的鸽子,还带着一股甜甜的幽香。此种感受,真的难以描摹。 如此对双峰轮番攻击中,左手在后面搂着她那纤细的腰肢,右手又从前面解开裤扣和腰带,顺着小腹探进去。小茜于迷乱中下意识地用手来阻挡,欲拒还迎中,瞬间便抵到那最最柔软之处。此地,早已湿得一塌糊涂,手指轻轻探进那柔软湿润的肉片间,只几番抠弄,小茜已隐忍不住地“啊”了一声,瘫软下来,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只余迷乱的娇喘。我这边正是箭在弦上,哪肯罢休,抱着她就地躺在温热的地板上,褪下牛仔裤和黑色丝质三角内裤。小茜此时再无推阻、反抗,似一只温顺的羊羔,任人所为。少女的胴体已完全呈现,那翘挺的乳房、平坦的小腹、稀疏的阴毛,在窗外的雪光、月光映照下,似泛着一层圣洁的光辉。轻轻趴在她身上,吻着她的唇、她的脸、她的脖颈、她的耳朵、她的乳房,她的每一寸的肌肤。 下身早已如坚硬的铁仵,顶着那最最柔软的所在。双手则握着她纤细、结实的腰肢、翘挺的屁股。她微微向抬了抬身子,玉腿分开,坚硬的鸡巴便顶了进去。她的小穴实在是太紧太嫩了,尽管已经湿透,但龟头刚进去,小茜已开始娇声哀求:“疼、疼、你轻点”。她脑袋向后仰,微蹙着眉、樱口半张,在微光中更显得诱惑。我虽有意温柔,但哪里控制得了,伴随着她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全根便没入那一个温热、湿润的所在,那穴口却是紧紧地裹着,真是妙不可言。一股热流迅速在通体奔涌,险些就丢了。拔出阴茎,再缓缓进入,感受肉棒推开层层嫩肉,撑开穴口的紧致,仿佛犁铧滑过雨后的春泥。如此几个回合,小茜又哼将起来,身体扭动,宛如一朵娇艳的花儿在身下盛开。我的双手握着她两瓣柔嫩的圆臀,感觉她也在不断地向上拱着身子,便加大力度抽插起来,每次都极度深入顶到那花心的所在。数轮过后,小茜一改之前的娇羞,再也忍不住叫起来,紧紧地抱着我的腰,手指甲几乎都掐如背部的皮肤中,屁股则快节奏地一下一下向上挺,嘴里呜呜啊啊地喊着:“快点,快点”。我则奋力冲刺,伴随着一股股精液奔波而出,两人都摊到在地,软成了一堆泥。 实木的地板透着微热,烫着几乎散架的疲惫身躯,很舒服。她躺在我的胸膛,秀目微闭,胸脯起伏。我一手抚弄她的秀发,一手轻握那嫩白的乳房,掌心恰好抵着乳头。我问:“舒服吗?”她举着粉拳轻轻打了我一下说:“你讨厌,说好不要欺负人家的,你坏死了!”我说:“谁让你这么美”。说着又过去搂她的肩,柔柔地吻她。云雨之后,她的樱唇更显得娇艳无比,软软的、湿湿的,散发着少女特有的甘甜、清香,二人轻轻地吻着,像贪吃的孩子,不休不歇。 这样躺着大约半小时才起来,关上窗帘,开了房间的灯。在明亮的光下,看她雪白的娇躯,美如一块无暇的白玉,纤尘不染。而一地都是我们散落的衣物、内裤,还有一小片精液或是淫水被地热烤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了以后的痕迹,两人相视而笑。她娇羞地打了我一下,便跑去洗手间,如一只轻盈的蝴蝶。急忙站起,也跟了进去。共浴之时,在灯光下、水雾中再次端详这完美的胴体,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,感叹青春的美好。她皮肤白皙光滑,浑身凹凸有致,无一丝赘肉,小腹平坦、腰肢纤细、玉腿笔直、圆臀微翘,难得尤物! 最最令人赞叹的,是刚才已亲吻了无数次的椒乳,是两腿之间那神秘的溪谷。尽管刚才已把玩了那么久,但在灯光下近距离去看,那乳房的美还是令我深深震撼。那一种自然的微微上翘,也只有这个年纪的少女才具备吧。白嫩自不必说了,那乳头竟也是粉粉嫩嫩的,乳晕极浅。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如此白嫩的乳,忍不住便又用嘴含了。一路吻下来,直到那神秘的所在。她的阴唇也是粉粉嫩嫩的,紧紧闭合着,掩映在稀疏的阴毛下面,像一朵含羞待放的小小的花朵。见惯了太多的黑木耳,其实我并不喜欢女人的下体,但此时却忍不住亲了上去。她推阻,说:“不要,脏”。我说:“好美啊,一点都不脏。”真的一点异味都没有,反而是少女特有的体味。当然我并不擅长为女人舔阴,只几分钟的时间,见她已有反应,开始娇喘连连,那玉户早已微微张开,湿湿热热的,便站起来攻其上身。 再后来,让她蹲着,轻按她的头在我胯下,小弟弟早已雄赳赳气昂昂了。我用小弟弟触碰她的娇艳的唇,她懂,有些为难又有些羞涩地眼神看着我,最后还是含住了。顿时身体一紧,吸了一口气,小茜的柔柔的唇舌在我的阴茎上套弄着,偶尔有牙齿的轻轻触碰,虽显生疏,亦是极致的享受了。她扬着脸,眼神迷离,秀目微闭,脸庞红润,清秀中带着些许的稚气。看着自己的粗大的阴茎,在她娇艳的樱口中进进出出,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和愉悦,同时内心也升腾起莫名的怜惜和疼爱,最后轻轻地扶了她站起来。 浴室湿滑,半是洗澡、半是前戏之后,扶她来到洗漱台前,从后面抱着她。她微微弯腰,撅起翘挺的屁股,“兹”的一声,坚如铁石的阴茎便从那肥美的两瓣白臀间塞了进去,开始新一轮的欢愉。从镜子里看到她稚嫩的脸庞上带着的些些淫荡的表情,看着自己粗黑的双手揉搓着那两只白嫩的乳房,想那一刻就是死了也值啊。她大约也极受刺激,不久就浪叫连连,加快了身体的节奏。如果说第一次是疾风骤雨的征服的话,第二次,便有意想拉长下时间,好细细品味这美妙的身体。于是狠心出来,拉她走出浴室,关了房间的灯光,来到落地窗边。她双手趴在栏杆上,撅起屁股,我再次从后面进入。 窗外是白茫茫的世界,一轮弯月挂在清冷幽蓝的天际,都市的高楼里还亮着稀稀拉拉的灯光。雪光、月光映着她洁白的胴体、圆润的屁股,更显得身材的曲线。看着这一切,胯下的铁仵在那雪白的屁股间进进出出,淫水摩擦的噗噗声、撞击的啪啪声、连同她的娇喘声、浪叫声,在空寂的雪夜里回荡。 落地窗前比起房间里,还是没那么暖和,但两人早已大汗淋漓。怕身体受风,最后回到了洁白、柔软的床上。这一次疯狂的欢爱,持续了近一个小时,几乎用遍了所有的姿势。最后还是让她趴在床上,以我最爱的狗趴姿势射出滚滚精液。两人再次瘫软在床,小茜更像是一温软无骨的春泥。 不知多久,半梦半醒间,听到她说话:“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,你信吗?” 早在舞厅聊天时,她说过在学校时有一个男朋友,临毕业前好过几个月。脱口而出说:“我信,当然信”,或许是语气有些轻漫,她嘤嘤哭泣起来。急忙搂着她的肩头哄她,吻她脸上的泪。忽然,她挣脱开来,搂着我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一口,疼得我大叫起来。她才松开,正言缓缓道:“我跟他其实也就有过三次,当时什么都不懂,真的。我什么都不要你的,我就要你记住我!”听得我也十分动容,紧紧地抱着她。直到不知何时她响起均匀的呼吸声,我也一直未动,双手捧着她的娇嫩的乳房,沉沉地进入梦乡。 醒来已近中午。睁开眼时,小茜笑意盈盈,正歪着脑袋看我。经了一夜的云雨,她显得更滋润了些,清秀的面庞添了些妩媚。她已穿好了内衣,一件丝质的黑色小三角裤、胸罩,更衬托得肤白如玉,身段纤细性感,小弟弟即可就有了反应。去洗手间回来,躺上床,从后面抱住她,双手又握上那对捧了一夜的椒乳。一番亲吻、抚摸、呢喃,从后面将那黑色的小内裤褪下一半,阴茎从两股之间顶进去,那溪谷已微微湿润。几番套弄,就此顶了进去,又是一番欢爱不表。 洗澡、穿衣,欲出门时,见小茜走路时两腿很不自然,便坏坏地笑。她羞红了脸,粉拳相加,嗔道:“都是你,坏死了,弄得人家下面都破了,洗的时候蛰着疼”。午间请她在附近一间日(淫色淫色4567Q.COM)本料理,大吃了一顿。我自己也饿坏了,这真是个体力活啊。依依不舍分别,便回家去,不久夫人、女儿也都回来了。 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后,兴奋之余,隐隐又有些担忧。想自己电话、名字什么的她都知道,微信也加了,要是黏上怎么办。也别说黏上,她随便一个电话、短信,若被夫人发现,都是万劫不复啊。不过所担心的一切终未发生,渐渐也放了心。每天看她的微信也成了习惯,偶尔私信问候一下,从不评论。 她时常发些照片上来,都是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惯常的吃、喝、玩、乐的题材,也有她们学校学习、生活的场景。我记得有一张她穿着校服的照片,宽大的蓝白相间的运动装下,身体显得瘦弱,但却遮掩不住那逼人的青春和少女韵味。我时常想,这就是那个曾在我身下疯狂的女子吗?甚至恍惚,那一个柔情缱绻的雪夜,到底是不是真的,抑或竟真的就是一场梦? 有时候,想念也如春草般不经意地萌发,但都止于微信的私信问候。只有一个周末的午后,去4s店提送修的车,忽然就很想她,很冲动打了个电话过去,没有接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电话就来了。她的声音无比清脆,如同银铃一般,仿佛还透着一股子的娇羞和胆怯。她说刚才在洗衣服,没听到;现在在外面走呢。我说,刚才想叫你一起吃午饭的。又问,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嘛去啊,还到家乐福看书吗,她说,对啊,顺便吃饭,下午想逛逛街,买件裙子。 挂了电话,看阳光正好,想着过去找她,甚至开车带她兜兜风。但终究没有勇气。再一会儿夫人的电话来了,家里有点事情,便回去了。夫人是很好的人,品德、姿容、才学亦均一流,对我极好,这一辈子别说分开,这念头我想一想都觉得羞愧。就算有一天能大富大贵,夫人也大度体贴愿意我纳侧室,就算我可以给小茜物质的富足,却终究也给不了她纯粹的爱。 何况,我不过是芸芸众生中最最普通的一个。唯一的不同,不过是一片痴情而已。我什么也给不了她。而小茜还年轻,还会有醉人的爱情、幸福的家庭,我何苦误她、害她?我有时很自豪自己有这样理性的想法,又有时倍觉人生的无奈,暗自神伤。时光荏苒间,终有一天,发现微信被她屏蔽了,发了许多验证的请求都无回音,打电话也被告知停机了。 我知道,这个精灵一般的女孩,是在我的生命中彻底地走失了。我知道,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,可仍觉心痛如绞。 转年新朝伊始,到处正风清源,一派新象。先前的许多欢场瞬间都绿色一片。初夏一个微雨的黄昏,不知不觉又度步到那舞厅门前,居然铁将军把门,贴着“暂停营业”的告示。 先前的温柔繁华、声色迷离都已不再。而附近的旧小区的路边,三三两两站着民工模样的女子,在雨中打着伞,小声招徕过往的行人。她们一个个浓妆艳抹、面容粗俗、身材臃肿,几乎令人生厌。 我呆呆伫立在街头,看着这尘世的一切,泪如雨下。

难忘那一个雪夜的女友柔情,激情小说,黄色小说,言情小说,伦理小说,手机成人小说,成人性爱小说

Copyright@2012-2016 By 淫色淫色-黄色小说频道